当前位置: 解疑释惑网> 四季生活> 梦见拉屎是什么意思,故乡行(游记)

梦见拉屎是什么意思,故乡行(游记)

发布日期:2021-02-22 23:28:54 来源: 编辑: 阅读: 560
梦见拉屎是什么意思,故乡行(游记)


插图自拍与内容无关


【题记】这是1999年五一写的一篇“故乡游记”,记录了那个年月……


1999年的五一节,单位放长假,我回到故乡——黄龙府,这个比较古老的县城旅游一趟(哈哈哈)。一是看望年近花甲的母亲以及我的兄弟;二是感受一下故乡的风土人情,寻找昔日贫苦的欢乐;找寻过去人们的淳朴;寻觅从前乡亲的善良……


下了公共汽车,我避开那么多的机动三驴出租车,招手叫了一辆人力“倒骑驴,”我和我女儿快乐地上了车,坐上。原因有三:其一,我女儿晕车了,吐得好厉害;其二是“倒骑驴”稳当安全;其三是可以慢慢地欣赏故乡县城的美丽。


之一:黄龙府在历史上的作用


提到黄龙府,读者可能会想到《岳飞传》,会想到岳飞那句豪言——“直捣黄龙府,与诸君痛饮尔!”是的,黄龙府就是如今的农安县。在城西坐落一座宝塔——农安辽塔,有几百年的历史,是吉林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,也可以说是农安的象征。


黄龙府是辽代的一座军事重镇,曾经设黄龙府都部司,是北方的最高指挥机关。大约公元1115年,逐渐强大的金国即将要取代日渐衰落的辽国时,首先要攻打的就是黄龙府。金国的创始人,完颜阿骨打亲自率领金国大军,包围了黄龙府,攻下城后,大军直下,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,就把辽国灭亡了。到了公元13世纪初,蒙古族又逐渐强大,铁木真在统一了蒙古诸部后,也曾把军事攻击的重点放在了黄龙府。黄龙府的失陷,也就宣告了金国濒于灭亡了。这些演变,充分证明了黄龙府在历史上的作用。


现如今的黄龙府,是一个以农业种植业为主的农业县,过去种植玉米是这里的主要农作物,也是这里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。农业县贫穷落后,工业县富裕发达。农安县的不算富裕,也说明了这点。


之二:美丽的伊通河不再美丽


我的出生地——农安东稍偏北十一公里,一个叫葫芦把营子的屯子。这是老名,现在年轻一点的人,很少能记起了,在老的军用地图上,都可以找着这个屯子的位置。如今,都叫好来宝村。这是一个靠种旱田的地方,种大苞米是这里农民挣钱的唯一希望。


在村子向南大约一公里地,蜿蜒着一条河流——伊通河。我知道这条河流经农安的东郊,知道流经长春是近十几年的事情。如今这条河怎么也流不出我小时候记起的清澈和碧绿了。现在这条河是怎样的一条河呀,还没走近河流,它的腥臭早已飘进鼻腔,叫我不得不捂住鼻子。走近了你再看,细细的河流,已是墨绿不见底,河岸边白中见绿的泡沫,一会随波逐流着;一会停下来原地打着转转;一会又急不可耐地急速流向下游。


候鸟呢?已经见不着几个了,像水鸭、水鸡、水札等等水鸟,偶尔能见着也是羽毛翻转毫无生机。鱼儿更是无影无中了,偶尔在夏季发大水时,才可见着上游水库放水时冲下的鱼儿,等打上来,已是不能吃的鱼儿了,浑身的来苏水味和柴油味,外带说不出的难闻的腥臭味,谁还会红烧那鱼!


十来岁的时候,我过河对面,从来不乘小船过,找一个浅滩,把裤脚一挽,涉水过河,时常有小鱼嘬我的小腿,没准还能踩着蛤蜊。


记得小的时候,每到开春天气转暖后的几个月时间,常见大人们每天晚饭后都提着几串或十几串鱼钩,撇进河的回流中,然后在岸边栓好钩绳,做好记号,回家睡觉。等到第二天一早,来起钩,一准会每串鱼钩都会钩住几条鲇鱼。大酱炖鲇鱼,就着玉米面大饼子或者高粱米饭、小米饭,吃得村里人红图涨脸的。


我的姥爷在县城里住,非常爱打鱼,每到夏季来临,姥爷都会从县城里步行二十多里地,来我们家住个八月,不为别的,就为能常到河边打鱼。那时,姥爷每天都能打上十多条红鲤鱼或是白鲢鱼或草根鱼,只要够全家吃的,老爷就不打了,吃完了,第二天再去打。


如今,我离家乡已近二十年,每每回去总想去看看伊通河的模样,可又怕失望。于是在非常矛盾的心情中,每次总是步履蹒跚地向河走去,心中总是祈祷:但愿河流还是自己小时候的模样。可是……


家乡那儿,以种旱田为主,这几年,总是春旱。种不上地,农民的希望就会破灭。事实上,守着伊通河却花钱打机井,这叫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。尤其是在河附近的地,竟也回到村里去拉水种地。这是不是我认识上的错误?


今年,又干旱得这么厉害,我虽然生活在城里,但一样为着今年的干旱而心焦。不用亲眼回去看伊通河,就知道它的水质已不能浇地了,可惜!


河水污染了,还有地下水;地下水污染了,还那儿有水?农民的艰难是不是粮食的艰难?种子的饥渴是不是水的饥渴?


我做梦都想家乡那儿的河水变得清澈如初。它的里面没有鱼儿我也会为之兴奋!只要它清澈,只要它的身边有飞来飞去的水鸟,只要它能解决农民种地时的饥渴……


之三:百年土坯老屋,面对红砖绿瓦


在我的老家有五间老屋,我就出生在那里,房子东倒西歪就是不倒。屋墙都是泥坯磊起来的,梁托有两搂粗,檩子也有小孩的腰粗了。爷爷活着的时候说,这房子是在爷爷十四岁那年盖的,掐指算来亦有一百多年了。当时老家那还是“棒打鸳鸯瓢舀鱼,野鸡飞到饭锅里”的荒凉景象。当时为了盖房子,爷爷的父辈们去松花江上游放排,一根檩木十五吊钱。力尽千辛万苦,爷爷的父亲我的太爷哥俩盖起了两间半房,后来又接了两间半房。再后来太爷哥俩分家,我的太爷分到了后接的两间半房,我太爷传给了我爷爷,我爷爷又传给了我爸爸。另两间半房几年前被我的二弟卖了下来。


百年老屋没有动听的故事,倒是在这老屋里繁衍生息了几代人,就连我现在的宝贝女儿也出生在老屋。老屋是历史的见证,也是生命的见证,房梁、檩子被麻油灯熏成紫檀色,在今天的电灯光芒照射下,能简单说太古老了吗?炕沿被火绳烧得面目全非,看见烧痕仿佛又见到了奶奶嘴叼烟袋锅,吧哒清贫岁月的无奈神情。


自从农村实行联产承包以来,日子比从前好过多了,有的人家攒够了钱也盖起了砖瓦结构的新房。唯独我家那五间老屋趴在房前屋后的砖瓦结构的房子中,显得老态龙钟。有谁知道他已经经过了一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,为我的先辈挡过风寒!


老——屋——情——深!


我一直在想,如果有钱我不会同意弟弟们将来把老屋拆掉。可是我没有钱,我也不知弟弟们什么时候拆掉老屋,假如拆掉了老屋盖上了红砖绿瓦房,是气派了,可是没了往日的温馨,没了往日的眷恋。说心里话,我离家在外十几年了,每每想起老家,就会在不自觉中想起那座老屋——生我养我的老屋,看到了老屋仿佛感受到了温馨的家,含有一种泥土的气息。也许你会闻到牛马圈的臊臭;也许你会踩上鸡、鸭、鹅的粪便;也许你会在一阵狗的狂叫中油然而生一种陌生人的感觉。这都无所谓,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家的土窝窝。故土难离,或许让我眼前没有这些土气,让我暂时忘却省会城市的喧嚣和诱惑。望着老母从老屋推门出来喜迎自己回家的儿子,喜悦至极两行老泪映出老屋的辛酸和牵挂。


我时常想念老屋,那里曾经养育了我的童年和憧憬;那里有我最亲爱的妈妈和弟弟妹妹。老屋的存在,正是我思念故乡的寄托。


今年“五·一”我回到老屋,昔日的温馨油然而生。但是,望着周围的红砖绿瓦房屋的包围,母亲流露出了贫穷的无奈。我也重新审视起自己来,我究竟是穷人还是吃饱了不知道人家的苦痛呢?听着母亲的叨咕:咱这屯里就四家没翻盖新房了,咱就是这四家中的一家……这次面对老屋,真的一点儿也感受不到家的温暖,反倒是一种家的蜗壳。我又一次感到富裕的重要,富裕真的太重要了。尤其对于我!


之四:一碗肉被大孙女扣在饭桌上*****


这次回到故乡,又听到一则关于儿女不赡养父母的故事。我每次回家,只要我能住上几天,总会听到这样那样的稀奇古怪的事情。每次我听后,都是一笑了之,全当没有这回事情。这次听了却叫我无论如何都割舍不下,一种良心上的呼唤,我应该写出来……


这是Z姓家的事情,这老爷子叫ZHS,论起来我该叫他Z大哥。Z大哥有个大儿子叫J,和我同学,当了三年兵复员回到家里务农。如今在村里担任信贷员的工作,这是他的四叔走后门安排的,一般人干不上的。J有个大女儿,十好几岁了,正在上初中。事情就是由这个姑娘引发的。


Z大哥的老伴儿死后,孤零零的一人过日子。兄弟们看不过眼,就说,你去J家过吧,一把年纪了。于是在J的三婶的安排下,Z大哥就去了J家,把家中的一切都搬了过去,包括200多斤大米,300多斤白面等等。


J的老爹搬过去住后,J就张罗着要买一群羊,Z大哥就和他的兄弟们说着这事,不知道J是啥意思。他的兄弟们看得准呀,J啥样能不知道吗?就说,他买了羊你也不能给他放,这么大岁数了,整天在外面转悠,一旦犯病死在外面也没人知道。你就对J说,买了也不给他放,你享享清福吧,把儿女养活大也该他们养你了。就这样,J的羊群没买成。J的爸就成了吃“闲饭”的人了。


一天吃晚饭,J家顿了肉。J在往饭桌上端一碗肉的时候,就把这碗肉放在了自己女儿的跟前。Z大哥心思,往饭桌中间放,大伙不就都能够着吃了吗?于是,就把这碗肉往饭桌中间挪了挪。刚挪完想夹一块肉吃,J的大女儿顺手就把这碗肉拿起来,扣在了饭桌上。Z大哥一看这情景,气得把饭碗往返桌上一顿说道:“你们这是在夺我的饭碗呀!”说完走出家门,去他的大女儿家了。


会说的不如会听的,隔辈人都能做出如此的恶举,这不是大人影响的吗?说什么都没用的。村里人就议论开了,自己过日子,200百斤大米够吃一年了。老伴儿活着的时候,病病怏怏都能自己做饭吃,就自己一人不是一样吗?到了动不动那天,就不信儿子能看着你饿死?哪死哪埋!


像类似这样的事情,如今在乡下非常之多,在城里也不少。中国人引以为自豪的“赡养父母的美德”受到很大的冲击,难怪有的老人看到不孝的儿女后,说出这样的气话:“养个不孝的儿女,都不如养个小巴狗!”此话虽过了些,但透过现象看到本质,还是年轻人的本身素质问题,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愿意赡养,你教育又有多大的用处?光靠道德的力量是不够的,人家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你又能如何?


靠法律的制约刻不容缓!


但是,绝大多数老人面对儿女的不孝,都采取“打掉牙往自己肚里咽”、“虎毒不吃子”等等做法。怕丢儿女的可耻,不忍心。于是,忍气吞声地生活着。气急眼了,也只是骂几句解解气,或者当要好的亲戚、邻居诉诉苦就算完事了。如此,只能是在儿女面前吃“下眼”饭,非常委屈地生活着。儿女们倒是心安理得,优哉游哉。


在人类还没有达到较高的道德水准之前,光靠道德、良心、善心去解决儿女赡养老人的问题,是远远不够的。更何况两代人的生活方式大不相同,光靠血脉维系着,总会有维系不下去的时候。这时,就需要新型的儿女赡养老人的方式等待人的发现和实践。


在今后的生活中,独生子女普遍,瞻养老人问题就更加突出,老人们更多的无奈还在后头。


回到家里,写完此文,心中很是不平静。我倒是不愁自己老的时候如何如何,而是为我的孩子愁,孩子未来面对的将是至少四个老人的赡养问题,这绝对是个沉重的负担。但愿将来社会保障会好些,减轻孩子的负担,不拖累孩子的工作或少拖累。


但愿如此。


之五:骑长陵摩托,挂摩托罗拉


骑长陵摩托车,腰间挂着摩托罗拉手机,东游西逛的正是我的远邻孙辉。孙辉在辽宁的朝阳当了三年兵,复员后,不愿意种地,东偷一条狗西摸一只鹅,换俩钱。他什么时候混上老婆的,又什么时候有了自己的下一代的,我都不得而知。因为我离家近二十年,偶尔回去也是看不到他。这次回去,在院门外和孙辉的大哥碰面,聊起来,才知道一些情况。其中的一段我写在此——


SH的老婆一次出车祸,左小腿被撞得骨折,打官司没打赢,又没钱医治,只好用车主给的几千块钱,勉强做了手术。打着不锈钢支撑架,固定螺丝支在外面,柱着拐杖。按说半年后就可以拆下支架,好好调养就会恢复的。可是,农村的农活很累,需要腿吃力的时候多,得不到营养和休息,到现在已一年多了,伤口处流着浓,一瘸一拐的还得上地干活。


我说,伤这样了,怎么不在家好好养着,这样下去会截肢的。


这时,村里一个姓周的接过话茬说到:前几天种包米的时候,我在地里看到了SH的媳妇正在刨坑种包米,真能干,种了四垄地了。我说,你的腿没好怎们会干这么重的活?SH呢,他怎么不干?孙辉的媳妇说,他去找播种机去了。我不干咋整呀?没招呀!


他找个屁播种机!是去找了,可他妈的找回来都天黑了,能播种吗?哪有像他这样过日子的?没看到这样的丈夫,一点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媳妇!让他整去吧,早晚他媳妇的腿会真的缺了!SH的大哥气不打一处来地愤愤到。


有一人说道,一个臭种地的农民,整天骑个摩托车,挂个手机,有什么用呀!装那份儿犊子干啥,把地种好比啥都强,穷得瑟!


我问道,怎么不打官司?也好整点儿钱?


SH的大哥说,别提了,经官了,可是那个撞人的车主,找了交警的人,使上钱了,把勘测的尺码往里挪了有半米,这样,车的责任就小了,就赔了几千块钱,住院都没够用。哑巴吃黄连!咱整不过人家。


哦,这样啊!孙辉也够倒霉的。


他整天就瞎整,那日子让他过得!家里一分钱都没有。


那也怪了,汽油,手机费他哪整的?


就说是呀?!我也纳闷了!


…………


大伙七嘴八舌……乡下就是这样,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,你想保密都不好使,一颗烟的工夫,就会满城风雨。


之六:八十三岁的老太太


这个八十三岁的老太太是村里ZDY的老妈,和他唠嗑的时候,正好他的老妈从东边走过来,柱着手棍,很硬朗的样子。我就问道:


“这老太太有七十多了吧?真硬朗。”


“今年都八十三岁了,身体倒是挺硬朗的,可是,脑袋不中用了,思维不行了,经常糊涂,经常闹笑话。”


“人老了都会这样的,大脑萎缩了。”


“这老太太有一次去咱村的大夫家买药,她大便干燥,买了一瓶果导片,回来后,没事儿就去拿几片吃了。有一次我的大儿子井贵看到了就问道:奶奶,你吃啥呢?药啊。井贵拿过药瓶一看,是半瓶果导片。多亏发现了,后来周大夫都不敢卖给这老太太药了,跟个人去才敢卖。”


“人上岁数了,糊涂了,还惜命。”


“有一次去他二孙子井宝家吃饭,去的时候在家自己把身上的裤子脱下来自己洗了,凉在外面。在井宝家吃完饭,要回家,就找那条洗的裤子穿。怎么也找不到,就问人家看到没有。大伙都说没看到,告诉她说,你没穿那条裤子来。这老太太急眼了,说,我在你家吃一顿饭,也不该留我一条裤子啊!叫我穿啥回家?大伙一听,就憋不住了。把老太太送回家,看到凉在外面的裤子就说,奶奶你的裤子不是在这吗?”


“还有一次去老冯家他老姑娘家,吃完饭回到家就开始翻他的衣裳找啊找,嘴里还叨咕,我的五块钱哪去了?我说你好好找找,不是放错了地方了吧?不是,丢在老冯家了,不行我得去找。老姑娘家的人一听老太太丢了钱,也帮着找,后来在一条老太太的裤子兠里翻到了。整天竟闹笑话。”


“老小孩小小孩,人老都这样了。”


“到我那时候,没准不如我妈活得长寿。”


“你现在不是挺好吗?五十多岁的人了,看上去像三十多岁,比我还年轻。”


“得了吧你,竟瞎扯。”


说着,大伙都笑了。


我在故乡老家旅游,就住了一夜,就听到这么多的好故事。还有许多,我这里就不写出来了,比如说,有一伙地赖子,专门靠恶人度日,横行乡里,专门挑老实人欺负,村里人都说,这些人穷不起了。当然,总有一天会恶有恶报的。


还有,我女儿好多年不回老家了,这次回去乐得不得了,忘了在车上晕车时的呕吐,叫我回去给她取书包,在奶奶家多呆几天。女儿吃大米粥兑果汁饮料,拿饼干去喂狗,没过晚上左邻右舍就都知道了,我女儿的“故事”很快就传开来。


故乡的故事很多,故乡的眷恋很浓。我的故乡有一句老话叫做:金窝窝银窝窝,不如自己家的土窝窝。道出了游子眷恋故乡的真情实感。


回到故乡去旅游,既可以和亲人相聚,又能重温故乡梦境,可谓心情加亲情,欢乐在家中。


本文标签: 我的 故乡 通河

用户评价

评论内容不能为空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www.shpenqi.com All right reserved. 解疑释惑网

备案号: | | 网站地图

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爱好者及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,立即处理。